USER
LOGIN
用户名: 密码: 新用户注册 忘记密码?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  • 2017年10月22日
  • 农历九月初三   星期日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经典演讲
  失败时你要“向前倒”
 
  ——美籍黑人电影演员丹泽尔·华盛顿宾夕法尼亚大学2011年毕业典礼上的励志演讲稿
 
  古特曼校长,派里斯教务长、科恩董事,尊敬的其他受勋者,和今天的毕业生们,我很荣幸今天能被邀请到此。
 
  每次来宾夕法尼亚大学校园总是那么让人高兴。其实我来这里看过好多场篮球比赛了。我儿子是PALESTRA的篮球队队员。对,他是篮球队的。不过教练给他的上场时间不够多,当然这个我们可以之后再好好谈谈。而且我对艾伦教练在这方面的“提高”还是满意的。真的,确实满意。我希望球队能在将来取得成功。
 
  不过,老实说:我有点紧张。我并不习惯在这么大场合的毕业典礼上讲话。这场面有点吓人。这场景我很难挥洒自如。让我穿上军装把我抛到火车车顶,画外音说“无人能敌”;又或是叫我演马尔科姆·艾克斯美国黑人领袖),或者外号“飓风”的拳击手鲁宾·卡特;或者《训练日》里的阿洛佐,我都可以!但是毕业典礼演讲?这是个很严肃的场合,完全不同的玩法。这里实打实地有成千上万人坐着。
 
  也许有人会说,你是电影明星,上百万人一直(在影院)看着你讲话。这话也没错。从某种角度说,这确实没错。但是(要知道)我本人可不在电影院,看着观众看着我,我想这话语法没错吧。要知道当观众咳嗽、左右挪动或者摸出他们的iPhone,给男朋友发短信,或者抓背挠痒,反正不管他们在影院做什么,我其实都看不到。
 
  但是从这里,我能看到你们每个人。这让我不知所措。所以在我讲完之前,请别拿出iPhone跟男朋友发短信。不过如果你要挠挠后背,没问题,我可以理解。
 
  关于这个演讲,我一直在想我该讲些什么。我知道最能吸引你们注意力的方法就是爆些好莱坞的内幕。比如我想到(可以说),(有一次)我跟罗素·克罗是怎么在拍摄《美国黑帮》的现场发生争吵的。不过我又想你们是高层次的“知识分子”,应该不会对这感兴趣。是不是?
 
  我还想到可以说说,我和安吉丽娜·朱莉在幕后的那个“私人”时刻,在奥斯卡的化妆间里。不过我想这好像也不合适,这可是所常春藤学校啊!安吉丽娜·朱莉半裸着在化妆间里,谁会想听这个?没人,没人想听。
 
  这可是宾夕法尼亚大学。这种八卦新闻在这里不会有销路。在(附近的)德雷克赛尔大学也许会,但这里不会。这下我(说错话)麻烦大了。所以我又回到原点,感到紧张了。
 
  现在你们也许在想,既然这么难、压力这么大,你起先为什么要接受今天这个邀请呢?首先,我儿子在这里读书。这可以算一个理由。一个很好的理由。而且我总想看看我付的学费是花在哪里了。我很肯定这里也有些家长能理解我这个想法。在楼上坐着各位,你们说呢?当然还有些其他的理由让我决定过来。是,我拿过奥斯卡金像奖。但我可从没吃过这里的“神奇肉丸”。还是要在食品车那排半小时队之后。
 
  是的,我跟奥巴马面对面说过话,但我从没跟一个叫‘KWEEDER’的家伙说过话。他星期二会在SMOKES唱“坏歌”。我从来不是‘buis’或者‘himos’;是,我扮演过与恶魔斗争的侦探,但是我从来没有去过一个学校,那里的松鼠群体已经完全失控,闯进学生宿舍,畅游于校园,我还看到有些松鼠拿着书本去上课了!
 
  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来。我必须来,尽管我害怕我会出洋相。其实,如果你们真的想知道真相,正是因为我有可能出洋相,所以我才一定要来。我这是什么意思呢?我是在说:我发现如果你不冒险,生活中的一切都会是毫无价值。所有一切。www.shusu.org
 
  曼德拉说过:“如果安于现状,生活就没有激情,尤其对于那些有能力过更精彩的人生的人来说。”我肯定在你们过去的经历中,无论是在学校,申请大学,挑选专业,还是在你们决定人生中要做些什么时,总会有人提醒你们要记着给自己“留后路”。记得给自己“留后路”,亲爱的,但我对此不理解。
 
  要“留后路”,如果我会跌倒失败,我不想留什么后路,除了留下我的信念,我想要“向前倒(Fall Forward)”。这样,至少我能看见我会栽在什么问题上。
 
  向前倒!我的意思就是:Reggie Jackson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曾被2600次三振出局,棒球历史上的最高纪录。但你不会听到这些三振出局的事,人们只记得他的全垒打。
 
  向前倒!爱迪生曾经有1000次试验失败,你知道么?我以前并不知道,而第1001次试验他发明了电灯泡。向前倒!每次失败都意味着你离成功靠近了一步,你必须去冒险。我想你们以前一定也听过这些。
 
  但是,我想告诉你们这为什么如此重要。我有三个理由。等我说完哪三个,你们就可以玩iPhone了。
 
  首先,你在生命中某个时期一定会失败。
 
  接受这个事实,你会失败,你会感到窘迫,你会在某件事上逊透了,这点毫无疑问。也许这不是常规毕业典礼上该讲的话,但是诸位,我希望你们能接受失败,因为它不可避免。
 
  而且我自己知道:在演艺界,失败是常事。我刚出道时,我去应聘了某部百老汇音乐剧中的一个角色,当时我想这对我是再适合不过的角色了,除了我不会唱歌。当我在后台,准备上台时,我发现我前面表演的那个家伙,他唱的简直,简直就像帕瓦罗蒂,他在那里唱啊唱,我感觉自己在变得越来越渺小。
 
  (我听到)评委说:“谢谢,非常感谢,我们会给你消息的。”然后我出台了,带着我的乐谱。我选的是Temptations组合的《Just MyImagination》,我把乐谱递给伴奏者。她看了看乐谱,看了看我,又看看指挥...我就那样开始唱了,(下面的评委)他们一言不发。所以我以为一定是我表现得越来越好了。正当我开始全身投入的时候,他们说:“谢谢,非常感谢,华盛顿先生,谢谢。”
 
  我想我肯定是得不到那份工作了,谁知道他们叫我去参加下一回合的试演。试演的下一回合是表演。我想,虽然我歌唱得不好,但我会表演啊。他们把我跟刚才那家伙安排在一组,然而我仍然对音乐厅全然不知。音乐厅很大,所以发声要注意让厅里每个人都能听见,包括坐在最后排的。
 
  而我的表演方式更像是现实生活中的自然流露。当时我的表演是跟旁边那人说话,我并不知道该怎么说我的台词,我的台词是“把杯子递给我”,他的台词是:“好,我会把杯子给你,亲爱的,我的杯子会被递给你的。”然后我说,“好,那么,我要把杯子还给你吗?”,“是呀,你要把它还给我,因为那是我的杯子,要还给我的”,我没能得到那份工作。
 
  但重要的是:我没有放弃,我没有“往后倒”。我从那里出来就开始准备下一次试演,再下一次,然后再下一次的试演。我不断祈祷、祈祷,但是我还是不断失败、失败、失败。但这并不要紧。你知道为什么吗?古话说得好:“在理发店外徘徊时间长了,迟早有人会帮你剪发。”你会等到你的机会。
 
  而我确实也等到了机会。去年我在百老汇演了一部名叫《Fences》的音乐剧。刚才有人提到了,我还因此获得了Tony奖(音乐剧的大奖)。当然在这出戏里,我并不需要唱歌。还有最关键的是:这部音乐剧是在The Court剧院上演的。也就是30年前我第一次试演失败的那家剧院。所以我要说的就是(我会加快速度):今天在座的所有毕业生,你们都有了成功必需的培训和天赋。然而你们有接受失败的勇气吗?
 
  我要说的第二个要点是:如果你没有失败过,说明你都没有好好尝试过。
 
  我再说一遍。如果你没有失败过,说明你都没有好好尝试过。我太太跟我说过这句经典的话:“要得到你从未拥有过的东西,你必须做你从来没有做过的事。”
 
  励志演讲者Les Brown对此打过一个比方:想象你快要去世了,围绕着在你临终的床沿的,是代表你未了心愿的幽魂。那些你没有付诸行动的想法的幽魂,那些属于你却从没被启用的天赋的幽魂,而它们都围在你的床沿,生气、失望、沮丧。
 
  “我们来见你,因为你原本可以给予我们生命。”它们说。“而现在,我们不得不跟你一起进入坟墓。”所以今天我要问你们:在你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会有多少这样的幽魂围在你的床沿?你们在教育上投入了很多,人们也在你身上投入了很多,而且让我告诉你,这个世界从来没像现在那么需要你的才华。
 
  我两天前刚从非洲回来,所以我现在是在时差影响下“乱说”。我刚从南非回来。那是一个美丽的国家。但那里有些地方仍然非常贫穷,需要帮助。而且非洲只是冰山一角,中东需要你们,日本需要你们,阿拉巴马州和田纳西州需要你们,路易斯安那州需要你们,费城需要你们!整个世界……这个世界需要很多,需要你们的帮助!我们真的需要,需要你们,在座各位年轻人。
 
  我不代表其他和我一样坐在上面的人,但是我知道自己已经老了,头发都有点白了。我们需要你们,在座的年轻人,所以请记住:出去闯吧!你要投入自己的一切,不论是你的时间还是才华,你的祈祷还是财富。
 
  因为你要记住:灵车后面不会有搬家卡车(装那些幽魂)!我再说一遍。灵车后面不会有搬家卡车。你不可能把它们一起带走,埃及人试过,带走的后来都被盗了!所以问题是:你要怎么利用你拥有的东西?
 
  我不是在说你拥有多少,你们在座的有人学读商科,有人会成为神学家,护士或是社会学家,你们有些人有钱,有些人拥有耐心,有些人有善心,有些人心中充满爱,有些人拥有历经艰苦而带来的财富,不论你拥有的是什么,你的天赋是什么,你打算怎么利用它们呢?
 
  好了,现在我要讲关于失败的最后一点:有时候失败是找到方向的最好方法。
 
  生活不会是一条直线。我最初是Fordham大学医科的预科生。我学过一门课程叫“心脏形态学”的课,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该怎么读“心脏形态学”我不会读,也不会说,我肯定自己这门课会挂。后来我就决定读法律预科,再后来是新闻学。不知道应该专注于什么学科,我的成绩绩点进入了它自己的轨道,一路向下。有一个学期我的GPA只有1.8。学校很体面地建议我考虑休学一段时间。
 
  我当时20岁,我的人生到了最低谷。有一天,我清楚记得那一天:1975年3月27日。我在母亲的美容店里帮忙。我母亲在MountVernon开了一家美容店。来了一位应该是当时全镇最年长之一的老妇人。之前我跟她没有来往。
 
  我当时在看着镜子。每次我看镜子,都可以看到她在我后面。她正瞪眼看着我。她就那样看着我,每次我看着她,她就那样怪怪地看着我。最后,她把头上的风筒挪开,跟我说了一句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话:她先说:“来人,给我一张纸。”然后,她说:“孩子,我有个预感:一个心灵的预感。”她说,“你会周游世界,会和上百万人沟通交流。”
 
  这里,我得提醒大家,我当时20岁,刚从学校辍学。事实上,我自作聪明地认为:她也许是从水晶球里得知我会在秋季重返学校?但也许她真的预见到了什么。因为那年夏天晚些时候,当我在康涅狄格州一个YMCA夏令营做指导时,我们给参加者来了一场才艺展示演出。演出结束后,另一位指导来问我:“你有没有想过演戏?你这方面不错哦。”
 
  当我秋天回到Fordham大学时,我一去就再一次更改了我的专业。最后一次换专业。在后来的岁月中,就像那位老妇人预见的那样,我周游了世界。通过电影,我和上百万人进行了沟通。当然直到今天他们都没有真正看到我本人。我虽然和他们“沟通”了,但我也并没有真正看见他们,他们也没真正看过我,因为他们只是看到了电影里的我,而不是真正的我。
 
  但今天我亲眼看到你们。而且我为我看到的感到鼓舞。我从我看到的里面感到了力量。我对我看到的很是喜欢!说完最后一页,我就收声。
 
  让我用这最后一点来结束。其实校长前面也已经提到。这跟电影《费城故事》有关。她一定偷看了我的稿子。很多年前,我出演了《费城故事》这部电影。有些场景就是在这个校园拍摄的。《费城故事》是在1993年上映。那时候你们很多人可能都还在裹尿布,包括有些教授。
 
  瞧,我把自己都说笑了。但那确实是部好电影。你们可以到Netflix上租来看看,那是部好电影。而且你每租一次,我可以赚23美分。楼上的家长们,请到Netflix租这部电影看吧。还要告诉你们的朋友哦!说的是一个男人的故事,由汤姆·汉克斯扮演。他由于感染了艾滋病被他的律所开除。他想把律所告上法庭,但没有人愿意做他律师,直到我扮演的一个害怕同性恋的,只会做交通事故案件的律师,接手了这个案子。
 
  从某这意义上说,如果你看过这部影片,你就会明白我今天所说的一切。你会看到,我所说的冒险精神,以及要敢于失败。因为去冒险不仅是为了谋生,它更是能帮助你发现什么是你知道的和什么是你不知道的。它意味着去接受任何人和任何想法。在影片中,我扮演的角色开始慢慢尝试冒险,从小事开始,他很慢,很慢地开始克服自己的恐惧。最终他的内心会洋溢着爱。
 
  今天把你们送出校园的日子,我想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信息了。不仅要愿意冒险,还要对生活敞开胸怀。接受新的看法、新的观点。愿意在全国最好的大学之一做毕业演讲。即使自己害怕得已经僵硬。它尽管可怕,但也能让人得到很多。因为你冒的险,你遇到的人,你爱的人,你拥有的信念,是这些会书写你的人生。
 
  因此,毕业生们,这是你们的使命:当你离开费城这友善的圈子时,永远不要泄气,永远不要退缩,投入你所拥有的一切,当你在生活中跌倒失败时,甚至也许就在今晚,当你多喝了几杯香槟后。记住这点:向前倒(Fall Forward)。
 
  恭喜各位,我爱你们!上帝保佑你们,我敬爱你们!
 
丹泽尔·华盛顿
 
  丹泽尔·华盛顿简介:
 
  丹泽尔·华盛顿(Denzel Washington),出生于纽约州的弗农山,是一位美籍黑人电影演员、导演及制片人。
 
  1981年,出演了他第一部电影《黑人儿子》。1987年,参加了影片《为自由而呐喊》的拍摄,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,这部影片让他在影坛上崭露头角。1989年,参加了爱德华·兹维克执导的史诗片《光荣》的拍摄,终于一炮走红,并获第62届奥斯卡最佳男配角奖,2000年凭借电影《飓风》获得第57届金球奖最佳男主角(剧情类) ,2002年凭借电影《训练日》获第74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,是继西德尼·波蒂埃后第二位黑人影帝。主演的《伸冤人》于2014年9月26日在北美上映。

点击量:9886

Copyright ©2010-2013 www.xinfadi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
xfdxxhgl@163.com 北京新发地农产品股份有限公司 新发地农产品交易网 版权所有
京ICP备案06000290号 北京市丰台区新发地东一门北侧办公楼